黄先生说

2020-07-14 09:31

无人机驾驶员和机长的区别是,驾驶员对飞行中的飞行器安全负责,而机长则对整个飞行系统,如飞机、驾驶员、地面站等负责,机长的权大但同样责任大。

黄先生演示操控无人机的“绝技”时,脸上满是喜悦,还不时高喊几声。演示结束,他说飞机要是有电他还可以让飞机跳一下disco,看着飞机跳舞他浑身都爽。

“无人机训练合格证分驾驶员、机长2个级别,教员级别在合格证上签注。”其中驾驶员飞行训练培训不少于44小时,其中包括飞行前检查4小时,正常飞行程序操作不少于20小时,应急飞行程序操作,包括发动机故障、链条丢失、应急回收、迫降等不少于20小时。

那么,无人机驾驶人不遵守业内规定是否属违法行为?张少春说,不是违法行为,因为行业规定不是法律条款,只能算是违反有关规定,不过即便这样,国家民航局依然可对其进行查处。无人机驾驶人员虽没有法律约束,但无人机对第三方造成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,依然可根据《刑法》等相关法律要求驾驶人员进行赔偿或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考试阶段,首先是做100道测试题;然后以现场问答形式进行口试;最后,按照考官的指令进行操作,考官现场打分,14个工作日后就能领到无人机驾驶执照或机长执照。

“2005年,算是再度开启自己的梦想。”刘建锋说,他和同是做二手相机生意的杨竞超常在一起拍照,“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看到国外航拍图片,很漂亮。”俩人便商量如何从高空拍摄图片。

张少春说,目前,由于无人机普及度不高,拥有的人数不多,行业规范已足以管理无人机,国家民航局没必要提请立法部门立法。随着社会进步、科技的发展,不久的将来,拥有无人机的人数越来越多,低空飞行会比较普遍,行业规范已不足约束无人机时,国家民航局定会提请立法部门立法出台相关法律来约束管理。

无人机玩着是刺激,一碰就容易“中毒”。资深玩家张先生说,一架无人机就像是一捆钱,飞机在空中飞行就像一捆钱在空中来回飞,飞机坠落就是这捆钱散了,再把钱弄成一捆就会少几张。

尝到“甜头”后,俩人想买架航模用来航拍,可又担心老婆知道自己拿几千元去买“玩具飞机”,于是俩人偷偷买了架燃油航模直升机。

刘建锋小的时候,在电影或电视剧里看到飞机时,就会莫名有一种“上天”的想法。

当被问及为何不搞航拍顺便挣点钱时,黄先生说,不想把自己的爱好和挣钱掺在一起,那样既玩不好,也挣不了钱。

张少春告诉记者,《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》已明确无人机玩家必须考取驾驶执照或称驾照,并申请适航证书或称行驶证。此外,《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(试行)》从无人机重量分类、飞行高度、速度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界定,被圈内人士认定为首部无人机“交通法规”,也可谓根据无人机行业发展再一次进行了规范。

那时还没有专门摄影的无人机,他俩决定用大风筝带相机到高空拍摄。当时,两个人简直着了魔,天天尝试,天天问专家。直到2006年上半年,终于试飞成功。

“国家没出台法律管理无人机,并不代表无人机无拘无束。”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说,2013年11月,中国民航局下发了《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》,2015年12月29日,国家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发布《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(试行)》。

机长培训不少于56小时,教员培训要求有100小时以上机长经历,两年以上工作经验,培训时间不少于20小时。

有时候,黄先生还“后悔”自己不该去看那次航模展,门票虽说免费,可是自己买无人机却花了快2万元。

“我第一次接触无人机是在一次航空模型展上,现场看到航模直升机、多轴无人机倒着飞、翻跟斗飞、跟随音乐翩翩起舞,一下就被深深吸引住了。”经营玉石生意的黄先生已经快50岁了,可是看了表演后,他当场花1.8万元买了架无人机。

经过多次航拍后,刘建锋的航拍技术得到了提升,越来越多的人请他航拍,为此,他们还注册了一家影视航拍公司。刘建锋说,当时,航拍的收入比较可观,但他们挣的钱大多又拿去买了设备。

“我拿到无人机驾驶执照4个多月了,很多朋友说我花1万元考这个执照不值得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”张先生说,凡事都要讲规矩,考取无人机执照不仅自己安全还为了他人安全。

起初,黄先生买了无人机不敢飞,担心摔坏自己不会修。“买了飞机总得玩吧,不能总摆着家里看啊……”黄先生说,刚开始玩的时候,一飞就摔,但飞机每摔坏一次,他操控飞机的技术都能提高一大截。他玩无人机才1年多,可现在操控无人机也称得上老手。

“之前,老黄只知道抽烟喝酒,经营自己的生意。”张先生说,如今一到周末,老黄就会在微信群里问去哪儿飞啊,甚至主动组织飞行。

玩无人机的圈子很大也很小,说大是因为用无人机可以搞航拍、测绘、娱乐、线路检测等;说小是因为大家都是爱好相同才在一起玩无人机,只是目标和意义不同而已。

据郑州一家培训机构相关人员介绍,报考无人机驾驶执照的费用为10000元,报考机长的费用为13000元。理论培训和实践操作课程各7天,实践操作主要从四个方向旋停、起飞、降落。

company news

2020-07-09

将根据相关制度

2020-07-14

黄先生说